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娱乐

六旬老汉三次试图猥亵13岁女孩被其父亲打

2018-11-06 21:42:59

六旬老汉三次试图猥亵13岁女孩被其父亲打死(图)

叔公三次试图猥亵女孩 被女孩的父亲打死  漳州南靖县金山镇荆都村13岁的女孩婷婷(化名),怎么样也想不到,65岁的吴某田会将魔爪伸向自己。两个月来,吴某田多次用钱诱骗并试图猥亵她。  9月9日,婷婷的父亲吴某旺找吴某田理论,争执中打了吴某田,导致后者伤势过重抢救无效死亡。事后,吴某旺自动投案,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。  女孩回忆 叔公三次诱骗试图猥亵  昨日下午,导报在荆都村见到13岁的婷婷。她含着泪说,叔公和她有三次接触,三次叔公都拿钱提出那种要求,不过都被她拒绝了。  婷婷口中的叔公,指的是同村的吴某田,今年65岁。按辈分来说,婷婷叫他叔公。  叔公平时与婷婷一家没多少接触,她也从不去他家串门。“听村里人说,他之前也有做过这样的事。”婷婷的妈妈廖女士说。  婷婷还记得,今年7月份的一天,她到一家杂货店买烟,因为店铺关门了,她只好到另一家,“途中经过叔公家门口,他叫我进去,我不知道他要我干吗,就走进房间。他马上把门关起来,拉住我的手到房间里。他拿出20元钱说是给我的,还说要我给他弄一下。我想都没想,就甩开他的手,跑到了门外。”  当时,婷婷又羞又恼,当天晚上就把这件事告诉了妈妈。  廖女士说:“听到这个,我很生气啊,还和她爸爸说了。当时我们都没去找他,觉得他应该不敢了,而且顾及到邻居的面子,就忍住了。”  奇怪的是,周围邻居很快都知道了这件事,有的去骂吴某田,有的劝说廖女士找对方算账。  廖女士和丈夫吴某旺都忍气吞声。可没过半个月,吴某田居然上门来找婷婷。  婷婷回忆,那天中午,家人都出去做工了,她一人在家看电视。吴某田来到家门口,拿出20元钱,“他又说要我给他弄一下,我不理他,他也没说什么,就离开了”。  婷婷把事情告诉了家人,爸爸吴某旺十分生气,到吴某田的家门口大骂,吴某田没敢说什么。  令人想不到的是,吴某田并不死心。  8月份的一天下午1点多,婷婷在家看电视,廖女士在楼上睡觉。而吴某田来到家门前的小道上,来回踱步。  “他突然跑进房间,晃着手里的40元钱,说40元已经很多了,如果买糖果可以买很多呢。他又说出让他弄一下之类的话,一边说还一边摸我的屁股。我不肯,推开他,他只好走人。妈妈下楼时,他刚走。”婷婷回忆。  廖女士夫妇很生气,但为了面子,还是忍着。“不过,有村民说得很难听,说你女儿被人睡……”[1][2]下一页惨剧发生 女孩父亲拳打老人致死  9月9日,中秋节即将来临,农村人筹备着过节。当天一大早,吴某旺去朋友那里喝酒。  “喝到一半,丈夫听说吴某田的女儿放下狠话,说我丈夫敢去欺侮她老爸的话,就不放过我丈夫,还要找人打他。她还说我女儿怎么怎么样。”廖女士告诉导报。  当天傍晚,廖女士听说丈夫打了吴某田,吴某田已经死了。她立即给丈夫打,“他很吃惊很激动,说真的死了?就这样死了?我听说,之前打完吴某田,我丈夫还继续去朋友那里喝酒,根本不知道吴某田死了的消息。”  当天晚上,吴某旺一直没回家。第二天下午,他去投案自首了。  吴某田的堂侄媳阿华(化名)是目击者。她告诉导报,当时她去幼儿园接孩子回家,路过吴某田的家门口,正好看见吴某旺在殴打吴某田,“拳脚相向,老头子招架了几下就倒下去了”。  阿华过去劝架,但对方不理。她抱着孩子跑回家,告诉公公吴桂仔。当吴桂仔颤颤颠颠地赶到时,吴某田“已经倒在门槛上,嘴角流血,只剩些许气息”。120医护人员赶到时,吴某田已断气多时。警方回应 涉案人投案已经被刑拘  南靖警方一内部人士向导报介绍说,9月9日下午3点左右,因女儿遭猥亵的事,吴某旺上门找吴某田理论,争执中殴打了吴某田,导致后者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死亡,“吴某田的腹部被踢了两下,几根肋骨断了并插到脾,几乎当场死亡”。  案发后,吴某旺躲到村子后面的深山里。南靖县金山派出所到现场开展侦查。  10日下午1时许,吴某旺下山主动投案,并对故意伤害吴某田致死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。  警方表示,经初步调查,吴某田生前曾多次用钱诱骗并猥亵吴某旺13岁的女儿婷婷。案发当天,吴某旺到一位邻居家喝酒,席间听人说吴某田的女儿曾放言绝不放过他,顿时火冒三丈,才跑去找吴某田理论,不想闹出了人命。  据了解,吴某田只有一个女儿,嫁给了外地人。之前,吴某田和有点痴傻的妻子生活在一起,事后,其妻子被女儿接走。  南靖警方表示,吴某旺因伤人致死被刑拘,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。  悲情家庭 交不起寄宿费 婷婷辍学在家  荆都村是一个偏远的小山村,村中大多是泥瓦房。吴某旺家可以说是家徒四壁,破旧的房子内没有多少家具。  婷婷的妈妈廖女士说,她身体有病,无法外出干活赚钱,做木工的丈夫是这个家的顶梁柱,平时一家人的生活都靠他偶尔打点零工勉强维持。  因为交不起100元的寄宿费,婷婷辍学在家。而7岁的弟弟刚读一年级。  “他这样被关进去了,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过日子了!”廖女士哭着说。  吴某旺家还有老人,他的母亲上了年纪。昨天傍晚,老人忙着烧晚饭,默默无语。(海峡导报 郑瑞卿 张韩丰/文 见习 张伟华/图)

前一页[1][2]

柴油水泵
广州货架
电野猪机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